海口七星彩早版互换区|170彩票服务平台预测
人生屋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悬念故事 > 第五次自杀

第五次自杀

时间:2019-07-2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苏藤是最后一个上车的,在一个清秀的女孩身边坐下。她注意到女孩的背部是隆起的,像背着一座小山,显得十分丑陋。苏藤心生怜惜,便主动问女孩是不是去峨眉山,如果是的话,正好可以结伴同?#23567;?
  
  女孩神情萧索,轻轻点了点头,表示认可苏藤的建议。当她听到苏藤是一个以写字为生的女子时,马上来了兴致,和她攀谈起来,说她叫郑丹,是从一个偏远小镇来的,要去峨眉山看看。然后她问苏藤:“?#19981;?#33258;杀的故事吗?”苏藤看着她,摇摇头。郑丹便?#34892;?#20852;味索然,不再说话。
  
  不久,郑丹便昏昏欲睡,苏藤把身子移过去一些,郑丹笑了笑,把头放在她的肩上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,两手交握的姿势也松散开来,一只?#24535;?#25645;在苏藤的腿上。苏藤小心撩起她显得过长的袖子,几条丑陋的伤疤蜿蜒在手腕处。苏藤的手一抖,袖子便滑落下去,重新掩盖了伤疤。
  
  到了峨眉山,因为下雨,两个人在万年寺暂时住了下来,吃斋念佛,拜山访水,整个身心都?#20004;?#22312;佛光?#36710;?#37324;。有时苏藤要码字,郑丹便双手合十,跪在一边,心中却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当苏藤终于抬起头时,却发现郑丹不见了。
  
  此时正当下半夜,苏藤向庙里借了一些香烛,一路追寻到了金顶,?#21364;?#26085;出的人们还没?#34892;眩?#19977;三两两睡在隐约的佛光里。苏藤四处寻找,终于在一处隐蔽的悬崖边发现?#33487;?#27442;跳崖的郑丹。苏藤不?#31227;?#19978;去,只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:“太阳,太阳快出来了!”
  
  郑丹回头一看,看到了苏藤,看到了第一缕霞光。
  
  苏藤走上去,和郑丹并肩站在悬崖上,回头?#21364;?#21363;将升起的太阳。大约半个小时后,万?#19978;?#20809;?#25214;?#37329;顶,郑丹双腿一软,跪在地上,说起了自己的身世。
  
  郑丹有着舞蹈的天赋,从小便被?#30422;姿?#24448;县城的艺术学校学?#30116;?#33310;。后来,她的脊椎骨骼不断发生异变,向一边侧弯,并?#22240;?#26354;,最终成了一个弯躬虾?#36710;?#24618;物,四处治疗也不见好转。
  
  16岁那年,?#30422;?#22240;为贪污入狱,并没收了全部财产,艺术学校也让她?#25628;В?#28418;亮的?#30422;?#24109;卷细软,和一个男人私奔了。只有她的奶奶带着她四处求医,医生说她是特异?#32422;?#26894;侧弯,需要在22岁之前做矫正手术,手术费大约20万。
  
  18岁那年,奶奶也去世了。她为了舞蹈的梦想,一直在想尽办法筹集手术费,可是,她快承受不住了,感觉到了死亡的召唤——与其等着哪一天被畸变的骨?#26469;?#30772;内脏而死,还不如现在就死。
  
  “你多大?”苏藤轻轻地把她抱住,问她。“21。”郑丹终于泪流满面。
  
  “还来得及。”苏藤紧紧握住她的?#37073;?#38754;对万?#19978;?#20809;。
  
  苏藤四海为家,这一次,她提着简单的行李到了郑丹的故乡,租了一间房子住下来,一边写着长篇连载小说,一边为郑丹的事四处奔走。
  
  ?#23601;?#21508;大媒体先后报道了郑丹为了舞蹈的梦想勇敢与病魔抗争的感人事迹,并希望各界人?#21487;?#20986;援手。郑丹的故事迅速在网上传播开来,苏藤还专门建了个爱心?#28023;?#26377;不少人加入进来,并献计献策,十分热情。可是,郑丹的手术费依然没有着落。
  
  ?#35805;?#27861;,苏藤把郑丹的资料以及病历发给了香港一家医学援助基金会,希望能为郑丹争取到一笔可观的援助金。
  
  一天黄昏,苏藤正在码字,突然接到郑丹的电话,里面传来一个气若游丝的声音:“救我,救我……”然后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电话便没有了声音。
  
  苏藤一路狂奔,到了郑丹的屋门口,却见一个陌生的男子在焦急地敲门,苏藤冲上去,吩咐男子和她一起把门砸开,男子?#34892;?#30097;惑,苏藤向他吼道:“快点,郑丹在里面,快不行了!”
  
  陌生男子一听,马上用身体?#37096;?#20102;门,苏藤立刻冲进去,只见郑丹闭着眼睛躺在卧室的床上,左手臂垂在床沿,手腕处有一条刀口,还有鲜血在往外面涌,地上已经有一大滩血,蜿蜒向着门口流去。
  
  在一?#21866;?#30340;书桌上,摆放着一台最先进的摄像机,摄像头正对着灰白?#25104;?#30340;郑丹,处于工作状态。
  
  陌生男子一把抱起郑丹便往附近的医院赶。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抢救,郑丹终于脱离了危险,但仍?#20102;?#19981;醒。
  
  “你是郑丹的朋友吗?”苏藤看着陌生男子问。
  
  “是的,我是周远,从前和郑丹住在一条街上,她是我最?#19981;?#30340;女孩,到现在也是,可郑丹拿着刀威胁我,逼我断了与她结婚的念头,甚至不准?#20197;?#26469;看她。前两天,我在报纸上看到了郑丹的故事,便赶了过来,没想到……”周远看向郑丹,满脸痛苦。
  
  “你知道郑丹曾经数次自杀吗?”苏藤接着问。
  
  “我一点都没有觉察,也曾觉得奇?#37073;?#36825;两年她在夏天也穿长袖?#36335;?#20294;没细问。”周远一脸痛苦,呆呆地看向熟睡的郑丹。
  
  苏藤没有再说话,看着郑丹陷入了?#20102;肌?br />   
  周远拿出一?#26159;?#20132;给苏藤,说他虽然收入微薄,但每个月都会存钱,为郑丹的手术尽一份力量。郑丹也许不希望见到他,所以他先走一步,一切拜托苏藤。苏藤点点头,收下钱。然后,周远隐忍着眼角的泪光,转身离去。
  
  第二天早晨,郑丹醒过来,看到苏藤坐在旁边,先是一愣,随后勉强笑了一下,想说什么,但张?#33487;?#22068;,没说出来。苏藤也不追问,安静地坐在一边,膝盖上放着纸笔,却一个字都没?#34892;礎?br />   
  医生过来的时候,郑丹便要求出院。医生先是不同意,后来苏藤向医生保证会好好照顾郑丹,医生才开了一?#23547;?#31070;补气的药品,同意郑丹出院。
  
  回到家里,郑丹走到摄像机面前站定,苍白的脸渐渐有?#25628;丈?#21407;本失神暗淡的眼睛里也有一抹奇异的光彩闪过。
  
  苏藤服侍郑丹?#19978;?#20241;息,见她睡不着,觉得有必要说一点什么,就说起了周远,问她为什么要那么绝情。
  
  郑丹摇摇头,说:“其实我不是真的想死,只是迫不得已。”
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海口七星彩早版互换区 德国主场24荷兰 电子游戏注册大全 腾讯应用波克千炮捕鱼 游戏病毒怎么赚钱 琼海信息网 即时篮球比分 郜林 谁能入侵黑彩服务器 手机女仆破解版安卓版 最新电子老虎机网站